我叫張春玲,今年25歲,我和老公的相識應該是在高三的畢業晚會上。那天的晚會非常熱鬧,每個人都在為即將升入大學而歡呼,但在某一個寂靜的角落裡,卻有兩個人茫然的看著這一切,其中有一個是我,一個是他。我們有兩個共同特點,第一是我們都沒考上大學,第二是我們都沒朋友,不合群。

我也不知道那天我是從哪裡來的勇氣,我和他搭訕了,也是從那之後我才發現我們兩個原來是一模一樣的人,後來我們便一起相約出去打工了,也就這樣,相處半年之後,我們在一起了。那時候我們都是農村人,家裡條件都不好,所以我們兩個人在外麵打工賺到錢之後會把大部分的錢寄到家裡補貼家用。

雖然日子苦,但和老公一起努力奮鬥時我是開心的。當時我和老公已經相處了三年了,於是老公就把我帶回家見了父母,公婆很滿意,他們說我是個好姑娘,老公能娶到我是福氣。再後來,一切都變了。公婆的村子拆遷,因為公婆的房產多,所以她家一下子成了暴發戶,全家搬到城裡,戶口遷到城裡,成了市民。從那之後,婆婆就看不起我了。 

記得有一次我去婆婆的新家,剛到門口婆婆就把我攔了下來,她說我太髒了,讓我脫了鞋再進去,但她又沒給我準備拖鞋,所以我只能光著腳丫子走在那冰冷的石板上。我腳不涼,可心疼。婆婆雖然已經看不起我了,但婚事早已定下,她無法反駁,於是我和老公就這樣結婚了。商量婚事的時候,老公帶著公婆來我家談論結婚的事宜,可還沒進門兒,婆婆就捏著鼻子並且滿臉嫌棄地說:「什麼味兒?怎麼這麼臭?這裡怎麼能住人呀?」爸媽都是老實人,憨笑了一聲便沒再講話。

可婆婆怎麼能放棄這個彰顯自己貴婦身份的時機呢?所以她一邊用濕巾一邊擦著腳,一邊念叨著「太髒了,太髒了。」吃飯的時候,婆婆也要堅持用一次性碗筷,理由是家這麼髒的,筷子自然也臟。後來兩家人坐下來談論彩禮的問題,我媽說要八萬彩禮,婆婆說可以,但是這錢不能讓父母拿著,等結婚的時候必須要拿回去。爸媽是老實人,並沒有想著從婆婆那裡賺錢,於是點頭說好。然後這婚事就算是成了。可就在婚禮的那一天,意外發生了。

那天我小姑來參加我的婚禮,本來她是由心的誇讚一聲「這婚禮準備的不錯」,可婆婆卻是趾高氣揚的說:「你是農村人,沒見過世麵我不怪你,可別拿你們農村的那種小婚禮跟我兒子的婚禮,太丟人。」小姑是個直脾氣,她看不慣婆婆這種看不起人的樣子,更何況她知道婆婆以前也是個農村人,於是她就和婆婆吵了起來。直到爸媽來的時候才把兩人拉開,然後父親說了一句「大喜的日子,不要鬧。」這件事情才不了了之。但在鬆開之前,婆婆還是不甘心的說了一句:「農村人就是沒素質。」小姑害怕我的婚禮會因此沒辦法進行下去,所以忍下這口氣,離開了。

我是生氣的,我想罵婆婆一頓,然後追回小姑,可這樣又浪費了小姑的苦心,所以我只能重新回到婚禮,而這時也快要敬茶了。婆婆依舊是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坐在椅子上,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之後她說:「叫媽,叫媽我就給你紅包。」我喊了一聲,可她說她沒聽見,讓我再叫一遍。我提高分貝喊了一聲,她還說沒聽見。這個時候我就算再傻也知道她在戲弄我。那時候我真的忍不住了,看了一眼身邊充滿期待的老公,我咬了咬牙,狠下心把那一杯茶全倒在了婆婆的頭髮上。

婆婆站了起來,像是瘋了一樣罵我,她想打我,可被我爸攔住了,然後我的媽媽把我帶出了婚禮現場。還沒結婚就離婚,應該很難吧。我是捨不得我老公,可我真的沒辦法在這樣的家庭裏生活下去。

我很難想象錢竟然可以把一個人改的麵目全非。我以前以為有了錢,我們的日子就能過得更好了,可後來我發現,有了錢,以前的我們就不是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