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的主角是他,Niels Hoegel,今年40歲,號稱德國歷史上最冷血的護理師殺手。

 

近日德國法庭再次判決,Niels Hoegel在其短短七年的護理生涯中,曾偷偷給病人過量注射藥物導致至少84人死亡,被判處終身監禁。

法庭的調查人員表示,真實的數字遠遠大過90,這個單一案件死亡名單或許是德國歷史上最長的。

 

而最令人髮指的是,Hoegel給病人過量注射藥物的原因竟然是:覺得無聊,所以過量注射玩玩,籍此練習一下自己「優秀的搶救技能」。

 

一個護理師,怎樣做到在七年之間殺掉80多人,一直到事情過去多年以後才敗露的?

這一切,還得從遙遠的1999年說起...

當時,初出茅廬的Hoegel到歐登堡的一間醫院擔任護理師。

 

年輕的Hoegel一直努力工作,積極提升各項技能,在同事眼中,他的護理技能和工作態度都堪稱優秀。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Hoegel開始對工作感到厭倦,不甘心每天埋首在單調又繁重的護理工作中。

他想要救人,卻因為只是個護理師,沒太多機會能親自參與到醫生們的搶救過程中去。

Hoegel於是冒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想法:我先把病人推到死亡邊緣,再馬上將他搶救回來,會不會很有趣,然後,他真的開始偷偷實施起了這個可怕的想法。

 

由於Hoegel負責的業務都是危重病人,隨時都面臨搶救的那種,因此,Hoegel選擇給病人偷偷注射過量導致心臟衰竭或者血液循環出現障礙的藥物,一旦病人出現需要搶救的情況,醫生也不會第一時間懷疑出問題。

Hoegel斗膽試了幾次,先給病人注射藥物,然後假裝自己第一時間發現病人「異常」,當場立刻進行急救。

這過程中,他發現,每次病人被過量注射導致生命垂危,經他親手搶救回來之後,內心會有狂喜的愉悅和滿足感,再加上醫生誇獎,病人家屬感謝,這種感覺讓他欲罷不能。

 

經過前幾次的僥倖,Hoegel膽開始大起來,他又偷偷做了好幾次,不幸的是,後來的有幾次嘗試沒能成功,病人被過量注射之後沒能搶救回來,就此命歸黃泉。

而對於這一切,醫院的醫生和病人的家屬並不知道實情,他們只當是患者病重,情況突然惡化才去世的。

Hoegel卻就此上了癮,數次搶救失敗的感覺讓他感到無比挫敗,他決定繼續「練習」,來精進自己的搶救技術。

病人的死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找回那種把人從生死邊緣拉回來的快感。

他的膽子越來越大,儘管這些危重病人被過量注射後,多數情況都以搶救無效死亡而告終,但這並沒有停止Hoegel瘋狂地繼續在看護的新病人身上實驗「殺殺人,練練搶救」的冷血計畫。

 

從1999年到2002年,Hoegel在歐登堡的醫院一邊工作,一邊偷偷實施著注射殺人的「練習」。

四年之後,沒有被察覺出任何異樣的他又跳槽到了代爾門霍斯特醫院繼續自己的護理師生涯,他繼續物色著易於下手的目標,然後「殺殺人,練練搶救」。

 

然而,世界上沒有絕對完美的犯罪,Hoegel自認為神不知鬼不覺的過量注射殺人,終究還是被人察覺到了...

2005年6月,Hoegel又故技重施,準備給一位危重病人注射藥物時,意外被一位同事抓了現行!

同事立刻報了警,病人最終被搶救了回來,Hoegel也被警方逮捕。

2008年6月,經過三年的調查取證和審訊,Hoegel因謀殺未遂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半。

 

不過,儘管這次被抓了現行,Hoegel之前的罪行依然沒有敗露...

直到前幾年,歐登堡醫院的另一位護理人員,在查看歷史護理資料統計時,Hoegel這位因謀殺未遂入獄的前同事的資料引起了他的警覺...

他發現,經Hoegel護理過的病人搶救率都出奇地高!

比其他人員要高出一大截!

這太不正常!

看出毛病的同事立刻把情況上報給了醫院相關人員,幾位專家湊到一起分析,覺得資料反映的問題確實讓人震驚!

他們又聯繫了Hoegel後來就職的代爾門霍斯特醫院,回饋的情況也讓兩家醫院的醫生大吃一驚,由Hoegel護理的病人搶救率同樣很高。

事情絕對不止一起謀殺未遂那麼簡單,歐登堡醫院的人再次報了警……

2015年,經過警方調查,檢察官指控,Hoegel因已有證據的兩起故意殺人和數起謀殺被法庭判處終身監禁。

 

而在Hoegel於2015年被判決終身監禁之後,警方對Hoegel在兩家醫院供職七年間,由他護理死亡的170多病人家屬進行了訪問調查,很多家屬都申請了開棺驗屍,進行藥物殘留測試。

 

歐登堡市警長Kuehme表示,相關的證據正在搜集,目前能確認的Hoegel犯下的過量注射謀殺數位是84,實際數位會隨著調查的深入進一步擴大...

但他同時也指出,由於很多被害人死亡的時間過於久遠,並不能全部調查過確鑿證據,本案被害人真實的數字恐怕永遠是個謎。

 

最後,Kuehme不無遺憾地表示:「如果人們能及時察覺異常,尤其是歐登堡醫院和後來的 代爾門霍斯特醫院的人,並毫不猶豫將可疑情況上報給警方和檢察官,悲劇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但藏在身邊的罪惡,往往,也是最難察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