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我想死,但不敢死。」

這該是經歷了什麼,才會有如此失望痛苦絕望的想法。

 

17、18歲,人生最燦爛青春的年華。可他卻活得很「痛苦」。

「難道因為不符合大眾就是『奇葩』?就是錯的?」

「這個世界太大了,充滿了那麼多不同,新鮮的人和事。而面對『未知』,一些人是好奇為主,另一些是恐懼為主。」——楊暖暖

 

我們所看到的,正是這個1998年的少年楊暖暖。
「18歲的我曾經很想死,但是想到我的父母我不敢死。」

因為是罕見的染色體為XXY的「克林菲爾德症候群」患者,俗稱的「陰陽人」。
而被無情的嘲笑、辱駡、甚至是暴力。

 

不過才19歲,卻經受著常人不能理解的傷痛。

由於假性「陰陽人」這一特殊特徵,過去可以說活在「欺侮」下。

遭遇的校園霸凌與網路霸凌達到常人難以想像的程度。

 

每個人都有權活出自己想活的樣子,你我不是他人,又何知他人真正的感受與經歷,做好自己,更多包容……

人生有千萬種活法,每一種都是自己的選擇。

 

或許,「陰陽人」這一特殊說法,大家能瞭解到的只有片面地說法。

但是楊暖暖,則是其一的特殊孩子。

在出生及幼年時為男性,可隨著漸漸成長就變得非同一般……

 

青春期後便逐漸展現出女性特徵。

 

所以,在同齡人眼中,他是個「怪人」,冷眼、異樣,甚至是恐懼,這些不好的負面,常常伴隨著他。

在前不久的《奇葩大會》裡,他就坦言自己曾在14歲被同校男性侵犯、16歲又遭到網路霸凌。

最糟糕的時候,他甚至覺得「所有的原因,都是因為自己」。

 

可是如今的他,卻能微笑著站在鏡頭前講述過往,談到夢想時眼睛裡發的光,真心祝福他可以破繭成蝶。

他曾經落到黑暗的谷底又掙扎著看到希望的曙光。

他告訴我們,永遠不要因為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要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為了能讓自己積極地活下來,後來讀高中,他就到加拿大學習,加入新的環境,他好像重新活了一遍。

 

他漸漸發現自己的興趣,不再只拘束在旁人的討論中,努力活出最漂亮的自己。

 

喜歡設計,愛手工,於是自己親手縫製衣服,穿著自己動手完成的服裝,第一次做了模特兒。

 

就這樣,開啟了自己的模特兒生涯,還收到許多邀請,名氣也有了,還是全球權威模特兒機構Models Top100排行榜上名列第77位的國際超模。

他本以為,自己的生活有了好轉。

終於「脫離」那個傷痛的時光,可以被大家接受了。

 

他開始展現著自己最喜歡的狀態,將照片po在網上,分享著自己的生活。

 

並且還會在網上傳述一些化妝教程,可隨著被更多人關注,又有人一些諷刺的聲音,有說他「長得像《西遊記》裡的妖怪」。

 

還有人說他是「人妖」、「變態」、「變性人」……諸如此類的惡語不斷加大,網路語言的暴力,謾駡,有時真的可以將一個人「摧毀。」

 

再加之,對岸的環境相對封閉保守,所以碎語也是不間斷……

 

再一次,他又陷入了痛苦中,甚至患上中度、重度焦慮憂鬱症。

為了「緩解」內心的痛楚,有時他能做的,就是拿出抽屜裡的修眉刀,一下一下割在自己的手腕上。

 

一個人,如果對生都沒有欲望,只想著一死解脫,那該是對於這個世界,多麼的絕望,少些網路語言暴力,多些包容理解吧。

 

可縱然面對這些傷害,他還是選擇再次回到這個本有疼痛的地方。

於是蔡康永便問他,「你為什麼要回來?無論是美國還是加拿大,那裡的態度都更開放,你為什麼要回來呢? 」   楊暖暖則反問道:「憑什麼?我在這裡出生在這裡長大,為什麼因為國外更開放,我就要搬到國外去呢?」

 

本名不叫「暖暖」,但這個稱呼可能更讓他感到溫暖。可是為什麼要因為別人的過錯,而去懲罰自己呢?

慢慢地,他學會了放下,真正去在意自己內心的聲音。

 

他喜歡留著長長的頭髮,便開始留長髮。

 

愛裝扮自己,更熱愛一切美的事物,大紅唇也是他個人的標籤之一。

 

生活是自己給的,怎麼也不該辜負自己。

於是他將更多精力投入在設計、攝影上,整理自己的作品集,為了心目中的大學而努力準備著。

 

這一次為了作品集,還長胖了18公斤,便有了自己所說的浮腫模樣。

 

努力積極向上的人生,值得被讚賞。

最終通過自己的努力堅持,楊暖暖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份offer。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我們能做的就是正確的去對待。

他捍衛了自己,也並沒有傷害別人,所以繁華也是他該得的。

 

不過十幾歲的人生,就經歷了這麼多事,於高曉松而言,「我比你大三十歲,  如果我經歷這些,我一定扛不下來。」

幸運地是,他承受住了,擁有著珍惜著現在的一切。

 

理性地對待,於他人多些寬容理解,這是我們能做的力所能及的。

 

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努力生活的人,值得被眷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