剽悍的總統夫人

想必大家這兩天一定會注意到這樣一條登上媒體頭條的新聞:「因兒子花天酒地,辛巴威第一夫人暴打嫩模。」

兩兒子

 

發現兒子在南非同嫩模「廝混」,辛巴威第一夫人葛瑞絲(Grace Mugabe)帶著十幾名保鏢衝進豪華酒店,抄起飯店房間內的延長線,對20歲的女模恩格斯(Gabriella Engels)一頓暴打。

 

沒有人敢上前阻攔,房間內到處濺滿血。

被打女孩單是頭部,就縫了14針。

 

恩格斯面對媒體強調:「我不是妓女,跟這對花花公子,也是剛剛認識而已。」

兒子花天酒地,在外廝混,不教育「暴打」兒子,卻對一位手無寸鐵的女孩下手,總統夫人葛瑞絲的這一舉動,讓全世界嘩然。

 

不過據報導,這早已不是總統夫人第一次出手傷人:2009年,葛瑞絲和她的保鏢痛打了一名香港攝影師,但這位第一夫人因外交豁免權沒有得到處罰。

就在幾週前,她因試圖毀壞兩名記者的相機設備而被新加坡警方扣留,最終同樣因外交豁免權免於處罰。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生經歷,能讓葛瑞絲目中無人,想打誰就打誰。

這一切得從她的老公說起。

 

老公穆加比(Robert Mugabe),現任辛巴威總統,作為開國元勳,他37年在總統位上不離身,成為非洲任期最長的總統。

 

自然而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葛瑞絲,有恃無恐,打個嫩模算什麼?

小編稍微一扒她的經歷,和她幹過的那些出格事,你就知道什麼叫剽悍人生,什麼叫野心、慾望無窮。

 

今年52歲的葛瑞絲,老公93歲高齡,她並不是穆加比的原配,靠的是小三上位。

穆加比和原配妻子

 

最初出身農村的葛瑞絲,僅是議院的一名打字員,且有一位飛行員老公,兩人還育有一子。

但穆加比看到她的第一眼,便說「我喜歡這個女孩。」此後各有家室的兩人,眉來眼去,大搞地下情。

 

開始葛瑞絲面對這份感情還比較猶豫,畢竟自己有兒子,穆加比又比她大40歲,再來穆加比的妻子當時身患癌症,這麼做是不是太沒道義了?

猶豫歸猶豫,實際行動上卻絲毫沒停止,她馬不停蹄地給穆加比生了兩個孩子…

 

先前沒子嗣的穆加比,這下可高興壞了。

1992年妻子一死,葛瑞絲與丈夫離婚,公佈了與穆加比有兩個孩子的事實。兩人緊接著舉辦了一場奢侈的「世紀婚禮」。

 

從此葛瑞絲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總統夫人,結婚次年再為穆加比生下第三個孩子。

 

成功上位的葛瑞絲,仗著總統對她的寵愛,和為穆加比家族留下子嗣。

性情大變,生活奢侈無度。

 

出門住最奢華的酒店,在新加坡買個包7萬元,在越南買大理石雕像花50多萬,在迪拜買珠寶首飾花去980萬…動不動就被媒體拍到拉著老公到歐洲、杜拜瘋狂購物。

這Bling Bling的大鑽石

 

不僅如此,打著「投資」房產的名義,花2600萬美金給自己打造「葛瑞絲樂園」在馬來西亞等國家購入豪宅。(以防丈夫年齡大了,政局有變,她好避開國內的政治動亂。)

 

嘴上說著把丈夫當偶像,從不掩飾對丈夫的感激:「我每天都會感謝穆加比讓我成為辛巴威第一夫人。辛巴威有很多漂亮女人,不過他選擇了我這個農村姑娘。」

背地裡卻接二連三給老公戴「綠帽子」。

 

而且下手的對像是穆加比最要好的朋友之一,辛巴威央行總裁戈諾。

長達5年的時間,她一直瞞著丈夫與戈諾偷情,在豪華的酒店裡,兩人每個月至少要幽會3次。

 

如果不是穆加比妹妹的死,總統可能一輩子不會知道這件事。妹妹去世前夕,忍不住在遺囑中說出這段醜事。

可想而知穆加比當時的心情,他暴跳如雷抓來自己最信任的保鏢質問這件事,保鏢卻說:雖然早已知道這段婚外情,但最好還是「保持沉默。」

葛瑞絲與戈諾

 

事實上,這早已不是葛瑞絲第一次背著丈夫偷情,此前她先後兩次鬧出婚外情醜聞。

然而耐人尋味的是,她的前情人之一帕米爾東窗事發後死於神秘的車禍;另一名情人馬孔巴則因及時逃離辛巴威,才僥倖躲過一死。

 

外界揣測這就是總統的處理方式,派人暗殺當事人和知情者。

他怕人們宣揚出去,世人知道他「身體欠佳」,這關乎到一個男人的尊嚴和面子。

但對於葛瑞絲,他毫無辦法,總不能把妻子置於死地,何況葛瑞絲曾當眾宣稱:敢跟她離婚,把你所有的醜事都抖摟出去。

 

簡而言之,這個總統夫人我是當定了。

為人處世跋扈霸道,不過這個第一夫人不僅有心機,有遠見,也有能力。

2007年她看準辛巴威與中國關係越來越親密,竟跑去學漢語。

4年後還拿到中國人民大學的漢語學士學位。

 

2013年,她用3個月的時間,火箭般的速度拿到辛巴威大學社會學博士。

不過你以為這位總統夫人,真是愛好做學術?她這是在為走向政壇鋪路。

 

2014年8月,她被提名為民盟婦女聯盟領袖。

剛步入政壇便打壓反對者,態度咄咄逼人。

一步步經營排斥異己。

當年12月6號,成為政治局委員。

 

現在看到93歲的穆加比身體每況愈下,葛瑞絲在各種場合呼籲穆加比趕緊指定繼任者。(但實際上總統無權指定繼任者,必須由黨內投票選出。)

「即便他去世了,作為一具屍體參與明年大選,他也會獲勝。」

嘴上說是穆加比的忠實粉絲,矢志不渝支持自己的老公。實際上她只想通過這樣的言辭「釣魚」,以便看出誰支持穆加比,誰又站在自己這邊,好進一步規劃行動。

 

也許未來某一天,我們會看到這顆充滿心機與慾望的「政壇新星」,成為辛巴威的新總統,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