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說到這個人,勞倫斯·許(Laurence Xu),人們就會想起范冰冰那件「出格」的龍袍。人們說他「野心」都寫在臉上了,媒體也習慣用明星、博眼球來放大這個人。

 

儘管人人都知道他,可是我們忽視了他將中國風送到巴黎的努力,遺忘了他為一雙鞋跑遍大江南北的真誠,也「錯過了他的感性與情懷」。

 

向來高冷的英國報紙,前幾日竟然瘋狂吐槽:「中國航空公司的新制服讓其他航空公司的制服看起來成了垃圾。」、「中國航空公司的新制服讓其他航空公司無地自容。」……

到底是什麼樣的新制服,讓外國的網友們都想去當空姐?當小編看到這些照片後,瞬間理解了……

 

這樣的航空公司制服,首次亮相竟然是在巴黎高級訂製服的時裝週上,能把制服都做成中國風,也只有勞倫斯·許了。

▼中間那一位穿黑西裝的,就是勞倫斯·許

 

說起勞倫斯·許,你不一定知道是誰。但一看到這件金燦燦的龍袍華服,大概每個人都會「恍然大悟」——原來他就是那個將范冰冰「送上龍椅」、讓中國風聚集全世界目光的男人。

不是他親口所說,恐怕沒人相信這個皮膚黑黑的山東漢子,天生就喜歡剪刀針線。

上學偷瞄女同學打毛線,瞄了三次就學會了,還偷了媽媽的毛線,用一晚上時間給弟弟織毛衣;

還曾經偷了爸爸的襯衫,把領子拆了給自己做假領子。

▼勞倫斯·許原名許建樹,在法國留學時法語名為勞倫斯,更方便與老師交流

 

家裡人氣不過,一個男孩子喜歡做衣服是怎麼回事?爸爸把他關書房裡,「沒有可玩的你就看書吧」。

書,是看了,不過他專愛「香艷」的,什麼《西廂記》《牡丹亭》《桃花扇》,還有《傲慢與偏見》《茶花女》等等,裡面描述的各式衣服,讓他好奇。

尤其是《紅樓夢》,從衣食住行的點滴間來描繪榮華富貴,尤其是江寧織造府的「雲錦」,這世上居然還有用純金、純銀、各種鳥羽織造的布料?雖是被「困」在書房,可他的心,卻早已飛到幾百年前了。

▼雲錦

 

從他17歲就自學給姐姐做旗袍開始,勞倫斯·許知道,自己以後一定是幹這行的。

可所有人都不看好他。

這個講話文縐縐、引經據典像個舊時文人、不小心就吟起了《紅樓夢》裡行酒令的年輕人,不用潮流元素,反倒喜歡夾雜些水袖、刺繡什麼的,太「土」了。

▼像如今大熱的中式結婚禮服,上面還點綴流蘇元素,那就是更不可接受的了

 

所以一畢業開的工作室,爸爸砸的100萬(約台幣450萬元)全給賠了,顆粒無收。但是勞倫斯·許,好像從沒想過要換個路子走。他的同學們成了某某品牌的首席服裝設計,他卻把大工作室搬進了小店面。

在那時,中國風還是「土」的同義詞。秀場上被各種大牌所覆蓋,中國女星最常見的是傳統的旗袍;章子怡穿肚兜去國際紅毯,被媒體笑話到現在。

 

轉折來源於2004年。

一個朋友請他給17歲的小女生,做套紅毯衣服參加蒙特婁世界電影節。勞倫斯就設計了個「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詩意,將17歲的青春表現得淋漓盡致。

脫離了一成不變的旗袍,這樣「大膽撞色」、「剪了馬褂來拼接」的設計,竟讓老外晃花了眼。

 

勞倫斯第一次有了信心。

雖然罵他「行為藝術」的人一波一波的,可他發現,原來走紅毯,不需要一味的旗袍,不需要清一色的LV、PRADA、GUCCI、BALENCIAGA……原來中國元素,也能成為禮服。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電影劇組、明星找他設計禮服,也開始接受他看似「怪異」的想法。張靜初的《孔雀》,是從清代的花轎上剪下來的,直接就炸裂了全場。

 

范冰冰的《丹鳳朝陽》,在胸口插了把扇子。

 

同樣是范冰冰的《踏雪尋梅》,直接用了中國書法。

 

一時間,勞倫斯·許風頭大作,成了中國女星征戰電影節的御用設計師。

可是給姜文做《太陽照常升起》的造型,卻讓他「剝了皮」,畢竟,姜文見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太年輕,沒閱歷。」

因為太年輕,有什麼「顯眼」的元素,都往上擺;因為沒閱歷,以為中國傳統來來回回就這麼幾樣。

 

但一開始,對於姜文想要的東西,他完全摸不著頭腦:畫了1000多幅草圖,鋪滿了整張大會議桌,姜文繞著桌子走一圈,一句話都不說。

勞倫斯幾乎是硬逼著他指點一下,於是姜文就指了指兩張圖:這個的褲子,這個的帽子,可以。

在1000多件設計裡,也只用了這兩樣;為什麼就這兩樣可以,他也不知道。

 

沒辦法,他幾乎跑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到處尋找靈感和原料。
就電影裡周韻的那雙鞋,鞋幫,是他跑到貴州三都縣的偏遠山寨,請一對母女一起趕出來的;鞋底,是在雲南劍川一個76歲的藝人手上納成的;魚眼睛,則是雲南大理的刺繡師繡上的;魚鱗,則用的貴州凱裡的馬尾繡……

 

在姜文劇組的這一年,勞倫斯·許真正脫胎換骨。看過了各具特色甚至之前聽都沒聽說過的傳統元素,做出了傳統又時尚的「陌生設計」……

他知道,中國風的重點不在繼承,而在發展。將古老的改成現代時尚,適應了現代人的審美和需求,才是一種新的發展。而「中國風」這個「坑」,掉進去,就出不來了。

年輕沒閱歷,沒關係,姜文說:「我拍《陽光燦爛的日子》時就是30歲。」

 

2007年,周韻身穿一身翠綠色禮服,踏上威尼斯的紅地毯,驚艷世界。

▼這件「雲韻」價值百萬

 

這件禮服,本身沒有過多的修飾,剪裁更是西式的;卻因為雲錦的布料,隱隱地透著繡紋,搭配上翡翠,這低調的華麗讓所有人都移不開眼。

雲錦,就是勞倫斯·許曾經讀過的《紅樓夢》中的布料。多年前的好奇,讓他得到了世人的認可。

而他沒有想到,只是自己小小的一個念想,竟然推動了雲錦的申遺進程!

勞倫斯至今任保存著一條簡訊,是南京雲錦博物館館長張玉英發給他的,告訴他雲錦長達8年的申遺路程,終於成功了。

是因為他,用一件禮服,將這種國寶級的布料,傳向了世界。

▼此後,他的設計作品就經常採用雲錦

 

2010年5月12日零點20分,范冰冰的御用造型師卜柯文給勞倫斯發來簡訊:「龍袍已經穿好,馬上要上紅地毯了。」此時的勞倫斯連續20天加班加點,眼睛腫脹地快睜不開,可他緊張的心,更加七上八下。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採用「龍」的元素。而當這件「龍袍」送到范冰冰手裡時,離她登機只剩5小時,這衣服合不合適還不知道。

 


在他看來,「龍」是中國的象徵,也是走出國門最好的形象輸出。

可是他不確定,這樣「霸氣」的設計能不能讓世界接受?


▼這件「龍袍」的正式名字,叫做「東方祥雲」

 

直到第二天,范冰冰的造型引起了各種焦點,在法國時裝雜誌評選的坎城十佳造型之中,范冰冰排名第二。

「龍袍」向世界宣布,「我來自中國」,也成就了范冰冰和勞倫斯的坎城神話。這件禮服,甚至被英國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永久收藏了。

自「龍袍」之後,越來越多的國外設計師坐不住了,他們也開始使用「中國風」。

要知道,「我們所謂的時裝」一直是以西方為中心。在西方的秀場上,我們總是穿著西式的服裝來面對這個世界;今天,勞倫斯·許終於找到了一個突破口。

▼LV的「中國風」

 

而他不會輕易被國外設計師所打敗。他們可以把圖案拿走,也可以把顏色拿走,但是那種本土生長的氣質和手工製作出來的靈魂感,是永遠拿不走的。

 

在勞倫斯·許成名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沒有參加過一次國際服裝週,也沒有做過一場成衣發布會。

「不是不願意」,他很坦誠地說,「是因為拿不出一千萬做一場巨大的秀。」他只好把每次作品,都當成自己的秀場。

▼吳佩慈身穿「敦煌寫意」

 

可沒想到的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直接邀請他,在英國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舉行了中國風服裝秀。

而多少設計師遙望不可及的巴黎高級訂製服時裝週,也連續在2013年、2015年邀請他參與。勞倫斯是唯一一位連續兩次進入高定時裝週的中國設計師。

 

在小編看來的偉大,在勞倫斯·許看來,還遠遠不夠。

他知道,法國對中國時尚一直是排斥的,他們固有的驕傲讓中國時尚走得無比艱難。

但他還是努力著,想讓中國時尚能夠有自己的話語權;他知道,有5000年的文化打底,他能走得更遠。

 

「我一直走一直走,伴著雲錦申遺成功,搬著織造機走上巴黎的秀場,從范冰冰坎城紅毯的龍袍到米蘭世博會的大秀,從G20峰會國禮到南京的名城博覽會……一回頭,我已經走了12年。」

走過了貴州,走過了江南,走過了沙漠,將冰雪裡挺立的紅豆、將碧水雲天間飛鳥的身影,將繡球、敦煌、步搖……都帶入國際時裝伸展台上。

而他還在走。

 

這一次,他設計中國風制服,因為中國的航空公司,代表的是整個東方之美。

 

他想讓「中國風」不僅僅存在於紅毯上,不僅僅存在於伸展台上,不僅僅存在於電視裡。而是存在於每個人的生活裡。

在他工作室裡,一直掛著17歲那年給姐姐做的旗袍。有人說,「那上面起伏的針腳,是一個男孩對於追求夢想的勇敢和執著。」

 

什麼時候我們自己,能重新審視中國風?什麼時候中國時尚,能真的掌握話語權而非僅僅一種喧囂?誰也不知道答案。

但每一個為此奮鬥的人,從來都不因為恐懼未知,而停下腳步。